金卫东:赤子煌煌 师仪棣棣

2022-03-24 10:30:02

640.jpg


杨柳东风树,青青夹御河。

近来攀折苦,应为别离多。


春天刚刚来到北京城,杨柳依依随风飘荡,仿佛在作别招手。3月23日,97岁高龄的动物营养学家张子仪院士在京与世长辞。噩耗传来不禁潸然泪下,沉痛万分。


今天是张先生的祭日,我决心要在今天完成纪念先生文章的撰写,千头万绪,我想Z好的主线就是与张先生的书信文字互答。这些文字表现出张先生的家国情怀,表现出张先生刚直不阿的个性,表现出张先生忧国忧民的担当,也表现出张先生老当益壮的豪情,还表现出张先生的幽默风趣、见多识广和对晚辈的期许鼓励。


张先生是目前中国动物营养界的泰山北斗,是行业万人景仰的大师,更是一位深具家国情怀、博大精深又童心盎然、妙趣横生的赤子,在我的心中张先生接近完美,堪称完人。作为我们行业Z受尊敬的院士,大家对他的尊敬是高度一致的、无人比拟的。大家对他的尊敬还来自于他通古博今的阔论高谈,高瞻远瞩、见微知著为行业、为事业指点迷津,还来自于他大笔如椽、妙笔生花的优雅文字,他精美的文章往往洛阳纸贵,广泛流传。


先生出生于晚清山西的书香门第,其父是Z后一届进士,耳濡目染加之天资聪慧,学童时就是远近闻名的天才,国学功底自然深厚的他立志献身科学,16岁就负笈东瀛,在日本京都大学完成本科和硕士学习并从事科学研究工作。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张先生突破阻力,假道香港返回祖国,七十年兢兢业业从事动物营养的研究,1969年开始十年随农科院畜牧所下放在青海柴达木盆地牧区工作,1979年回到北京。他是中国现代动物营养学的Z主要奠基人,是我国动物营养界第一位院士并且独享尊荣长达十年之久,也自此承担行业科技进步旗手重任直至生命终点。赤子煌煌是行业公认的领航者,师仪棣棣是学界共仰的探路人。


张先生在日本读研期间,发现日本的牛采食量很小,导致体型偏小,产肉产奶性能都达不到欧美国家同类品种的水平,张先生就从营养学角度着手,试图发现问题所在。那时候科研条件有限,他废寝忘食巧妙地应用分析化学手段,分析日本土壤中各种微量营养元素的含量,分析日本各种农产品的营养要素含量,每个元素的每次测定往往都需要几天几夜的时间,用坩埚反复地蒸发分离,Z后他确凿地发现是钴元素缺乏。日本大多数土壤普遍存在钴元素缺乏,也因此使得日本农作物中钴的含量也非常低。张先生联想到钴是维生素B12的辅助因子,其缺乏会导致营养代谢受阻,动物采食量下降,生长停滞,生产水平低下。带着这样的思索,他开始在牛饲料中补充无机钴元素,结果出现了神奇的表现:牛的采食量大增,肉牛的产肉、奶牛的产奶、犊牛的生长发育水平都大幅提高,从根本上克服了问题。这一发现堪称是历史性创举,也因此,年纪轻轻的张子仪先生破格被日本国家科学院聘请为外国人特别研究员。这一发现与突破的意义不仅在畜牧业,对于日本人总体健康水平的提高、改善也起到了间接促进作用,因此日本整个国家意识到了钴的问题,于是就注意在饮食中补充钴元素,同时也注重钴含量更高的动物性食品的摄入,催生出著名的“一杯牛奶强大一个民族”的理论。从这个角度讲张先生是日本的恩人。


我与张先生正式相识于2004年,已有18年的时间,是在他功成名就、怡然自得已近80的高龄,彼时的我刚过不惑之年。先生这样名满天下者大多会不由自主地高高在上,我这类新贵事业小有所成,也会个性十足,往往目中无人,按理来说我们很难彼此走近,Z初的相识确实带有电光石火的碰撞,所谓不打不相识。但是我们骨子里的相似相溶,我们内心的志趣相投,使得我们甫一相撞便水乳交融,成为了灵魂知己、忘年之交。张先生作为一名大学者,对行业的贡献有目共睹,在此无需赘述。我回想起与他相识相处的滴滴点点,在诗书互答中,在问题争论中,在人生探讨中,得到先生谆谆教诲,殷殷关怀,确有千般的怀想,万般的不舍。


网络上看到了很多怀念先生的文章,我仓促成文,按由近及远的时间顺序整理出与先生书信互答的部分片段作为脉络,希望这些只鳞片羽能够与大家的文章一起丰富对先生的深切缅怀。


2021年冬,我委托岳隆耀博士代送禾丰纪念品给张子仪院士,表达问候,先生马上致函答谢,敬仰!


640 (1).jpg


卫东如晤:

久疏函候,歉甚。腊鼓频催,又将是一年。多谢托小岳送来一枝春。明年是愚本命年,估计还能牛一年。暂且不敢吹。祝禾丰牛年大吉。

 95叟庚子冬



敬爱的院士阁下:

岁月更迭,仰望尤甚。吾师鲐背已超,期颐在望,肯请仪老持续涵养丹田真气,推转运化百骸经络,静怡修心,持宝养德,以大智慧再替行业把关,以大道德多为时代谏言,恭祝先生辛丑健康大吉。

学生卫东庚子末敬叩


640 (2).jpg


2018年8月,我将多年前在康地公司即兴而作的四首诗歌发表,93岁高龄的张子仪院士读后,诗性勃发,乘兴唱和。玉润珠圆,妙趣横生。

  

《往事》


曾有惊鸿去无痕,

水色天光泛波纹。

每有重归田园意,

奈无甘守寂寞心。


《九月》


秋来京城人未觉,

车水马龙满长街。

夜来忽觉布衾冷,

屈指天下已九月。


《狂妄》


此生未甘守平淡,

谈笑江天多才辩。

一朝风雨满楼时,

振臂能呼千百万。


《祝温迪生日》


京都十月凉初始,

先落百花再落菊。

何期千红百紫后,

冰清玉洁出温迪。

                                               金卫东



卫东:

一觉醒来,为您四首兴作所感 ,试“和”,聊博一哂。


试和卫东兴作《往事》

 

惊鸿去留不留痕,

白山黑水泛波纹。

偶有落套田园意,

耐无耻守附庸心。

 

评语:孟子曰: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附庸:引自习近平2014年6月9日在两院院士大会上的讲话。

 

试和卫东兴作《九月》


车水马龙暖长街,

长裙短裤人未觉。

夜来梦醒薄衿凉,

天高马肥是九月。

 

试和卫东兴作《狂妄》


此生生来耻平淡,

谈笑风生能舌辩。

待到风雨满楼时,

振臂能呼千百万。


评语:唯过来人谁能出此狂言?

 

试和卫东兴作《祝温迪生日》


燕郊十月凉初始,

百花落败显黄菊。

何期千红百紫后,

又添一个小温迪。

 

评语:从自然兴衰规律引入一个有无限生命力的婴儿诞生。

张子仪2018.8.17晨


2018年7月,与行业泰斗、93岁高龄的张子仪院士信息交流,既有高山仰止的感慨,又有高山流水的喜悦。



先生,您好!

我是卫东,暑伏天热请注意健康,很想念您,发去唐诗一首以寄托祝愿。我和邵博士近期会去看您。



《渔歌子》  

唐 · 张志和


西塞山前白鹭飞,

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


卫东

2018年7月23日11:00



卫东如握:

蜗居斗室,正苦于身内疾患纠缠与体外硕鼠滋生,诚如“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之际,幸奉《渔歌子》,宛如酷暑中的一阵清风,吹走了许多烦恼。


人生本来就是“常八九”,向人诉苦是Z没有出息的表现,“假糊涂”比“真聪明”难,信哉斯言也。我钦佩您能在百忙之中偷闲挖出唐诗中被遗忘角落中的佳句,为我“入药”。知我者卫东也。


邮件中附上于光远旧作《闲之为物》及诗经中的《硕鼠》。前者诲人巧用“闲”,如休假,如抽烟两口之间的“闲”,如牛顿在苹果树下小憩,如很多伟大的决策、发明都源于一个“闲”字。于光远是位哲人,也是聪明人。您也是个会“闲”的人。情长纸短,草草先此,你们若来蓬筚生辉。


        顺候暑褀。

张子仪

2018年7月23日15:00



先生,您好!

在漫漫人生旅途上,我们年龄越增长孤独感越多,就好像走进书店买不到书一样,一方面可能是个人的标准随岁月累积在不断提高,对书对人都变得严苛了。我更为悲观的判断则是现实生活中值得读的书、值得交流的人都变少了,有幸与您忘年而交,实在是我的荣幸更是我的福分。我仿佛在与一位离我很远的先贤交流,又仿佛是与一位形影不离的同龄密友在交流,无远弗届,琴音袅袅三日绕梁。


我阴差阳错成为一个商人,却总是灵肉割裂错位地思考,特别喜欢在金钱之上获得幸福快乐,但是这是很大的奢望,人们总是以功名成败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并不在意你是否更有能力认识世界,是否更有理想去改造世界,只看你多有钱多有权势,至于诗和远方不仅不被看重往往更被嘲讽。看到很多不该发达的人发迹,不该发展的企业发财,我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实。


很幸运与您这样泰斗级老师文字交流,其中洋溢着浓郁的古雅风情,心灵也越走越近,越走越有共鸣。先生您心志未老,您博大精深、才思敏捷远胜于今天那些学界新贵,只有您能赢得我以及我们大家永远的尊敬!谢谢您让我生活中有榜样,有向往!


卫东 敬上

2018年7月23日17:00



卫东如晤:

昨夜与志玲在微信中讨论了您出的两道难题:


1.诗言志

2.信达雅


这是诗学、译界中的两个“老大难”问题。


谢谢发来你再校译的《青春》一文,我大概和《青春》的作者是同龄人但他(她)当时却是第一世界人,而我则是日寇侵华时亡国奴的幸存者。


《青春》作者的写作初衷若何,待考。而麦克阿瑟却是美国的“抗日英雄”,“挟天皇”以令皇军投降的联合国军总司令。您能用现代人的眼光推陈出新,拍着当前我国的一些年轻人中的灰派、国殇派乃至一些小少爷们的肩膀说:“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是Z难能可贵的。


岁月荏苒,倏忽间,我已被推入耄耋群体。404的邂逅,证明:我竟然“玲梅不分”,事后实感,无地自容。子仪老矣。


《青春》译稿读后,深感我虽风前残烛,沉舟侧畔,但尚能秋虫唧唧。唯冀废物能有所用,不污染环境。仅陈愚见,尚望不吝赐教。  草此。

顺颂暑祺。

张子仪

2018年7月26日


附件:

查到一些“关键词”,或可供上网时参考。

1.诗言志,词出《尚书 舜曲》、《离骚》:屈心而抑志;毛泽东:“诗言志”(石磊编《毛泽东书法赏析》-内蒙古文化出版社2000年第一版)


2.信达雅,词出严复译《天演论》(Evolution and Ethics),【英】赫胥黎 (Thomas huxley)著。2012年上海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


今天下午,《饲料科技与经济》杂志董志玲主编发了一篇纪念张先生的文章,记录了张先生、董志玲主编和我2012年的邮件往来,也附录在这里。


董志玲主编:

前几天收到张子仪院士的信,他对《禾丰文萃》给予很高评价,深受鼓舞,同时对于前辈的学识见解与文才愈加钦佩,在此转发给你。


金卫东


金总:

久违,上周承赠邮包(彩球、手札及《禾丰文萃》)均奉阅。近日细品《文萃》如与禾丰人促膝谈心,如共剪窗烛闲话夜雨,获益匪浅。从字里行间显见,禾丰人能融先秦诸子、希腊先哲乃至各界大师之长,以斯巴达模式打造弄潮儿团队之征程。诚如李斯所云“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者也。这在当今企业界实属难能可贵。


当前我国正面临战略机遇期之尾声,内忧外患,此起彼伏。树欲静而风不止,强敌灭华之心不死,奶中有水,蛋下滑,人均肉类占有量10年停滞不前,PPI却上涨了一倍。去年1.7亿吨饲料工业产品中进口粮、豆多少?又用了多少石油。真打起来能撑多久?堪忧。


今夏美旱,玉米、大豆还看涨,多年来科技界浮躁成风,SCI数量见涨,“跑部钱进”者皆居座上客。君不见当年“翠竹牌”、“养猪大王”、“秸秆畜牧业”、“微贮”……何等风光!诚如闻一多先生当年咏叹:“秋之浪子哟,春夏有多少积蓄够你挥霍”!但愿禾丰贤达置此多难之秋,能一如既往,敢于以“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之睿智,为国分忧,为民解难。向“冉有”者流鸣鼓而攻之。


愚于前年心疾突发,幸在友谊、阜外四进四出,植入支架方得幸免一劫。唯两年来身不由己,唯遵医嘱,在斗室中听候“发落”。幸得馈赠保健彩球及《文萃》既可“入药”,也可活血化瘀,多谢关怀。仅致谢忱,顺候。


暑褀


张子仪

2012.8.8




附我的回信:


先生,您好:

收到您的信非常高兴,真知灼见反复拜读受益很多,您真是大家风范、吾辈楷模。作为一个特立独行的学者,您以清醒头脑、批判眼光,屡发振聋发聩之论,上则忧君,下则忧民,实为难能可贵。


日前偶做《江城子》一篇,班门弄斧请您指正:


《江城子?南海事态感怀》 


南海自古有巨浪,

诸岛列,是我疆。

迢遥万里,须臾未曾忘。

当年唯因西沙事,

出战舰,鸣钢枪。

 

近闻环岛皆宝藏,

或气田,或油矿。

芳邻觊觎,不惜弥天谎。

蚍蜉撼树不自量,

夸大国,小夜郎。

 

2012年7月10日

 

  祝您身体健康,心情快乐。

                                 禾丰牧业   金卫东

                                   2012年8月16日


卫东如晤:

顷奉大作,欣甚。同封E-mail传去和《南海事态感怀》,聊博一哂。顺颂


近褀


张子仪

2012-8-17


江城子

——和卫东近作《南海事态感怀》


几个浪人①翻旧浪,

百足虫,死不僵。

鉴真②亲情,须臾何能忘,

当年以德报怨事,

却换来,鸣钢枪。


神州东西尽宝藏,

曰稀土,曰色矿,

贼心不死,何须弥天谎,

主权在我没商量,

狡渔翁,浑三郎③。

 

注:

①浪人:抗战前夕混跡于华北各地的日本极右翼军国主义分子,在华期间胡作非为,多兼特务。


②鉴真(688~763),唐朝中国僧人。日本佛教律宗开山祖师,著名医学家。六次东渡,对中日经济文化交流作出了杰出贡献,享有日本国宝级人物的待遇。佛像现存扬州大明寺。千年来,在日本均被称为“天平之甍”,意为日本天平时代文化之巅峰。


③浑三郎:板垣征四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裁定日本甲级战犯,绞刑)、小泉纯一郎(日本右翼前首相)、石原慎太郎(日本右翼东京都知事)

 

卫东:


补注:

①“以德报怨”: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政府为了执行“攘内”政策,以“以德报怨”口号,安抚民心,豢养日寇残兵败将,提出放弃对日战争索赔,造成今日姑息养奸之后果。


张子仪

又及

2012年8月17日



董志玲主编:

承嘱E-mail传去打油诗。此件版权属金总。春雨贵如油,下得满街流。滑倒谢学士,笑死一群牛。谨防笑死人。


顺致


                                 撰安

张子仪

2012年9月13日



写在后面


2021年12月28日10:00,我在沈阳突然接到张院士的电话,他焦虑地对我说:“卫东,你在哪里?你来救救我吧,只有你能救我了。”我心里一惊,赶快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张院士对我急不可待地倾诉:“我身边的人不懂科学,不让我吃这个,不让我吃那个。担心我有糖尿病,不让吃含糖的谷物类食品,卫东啊,我就是搞动物营养的,这也不让吃,那也不让吃,我Z后就会死在他们这些科盲的手里。卫东啊,现在我是孤军奋战,只有你能救我,因为你是真正懂科学的。”我正在沈阳开会,觉得问题不是那么紧迫,认为也不排除有张老师年事已高,一时偏激,夸大了事态的可能。


为慎重起见,我还是赶紧联系正在中国农科院开会的禾丰首席技术官邵彩梅博士,邵博士当天下午就与张院士弟子赵峰博士赶到张院士的家里,探望并交流近一小时,听院士“倾述”并安抚。同时邵博士细心了解先生的饮食情况并说服院士身边的护理人员,避免他们因为担心张院士的血糖问题而导致食物过于单一。


这件事情过去以后,我想张老师应该是渡过了这场危机。我还想过了春节就去看望他。春节前听同行的朋友说,张院士身体不好又住进医院,因为有疫情的影响不允许探视。我想可能还是要等到春暖花开才能和老先生见面吧。


3月22日,张先生去世前一天的中午,我与北京博亚和讯孔平涛等几位管理者在农大南路吃羊蝎子,饭店的后院儿就是张院士的家,想到什么时候才能与老先生见面,我的心不由一动,我想张院士现在是在医院还是已经回家了呢?今天噩耗传来只能终身抱憾了。《诗经》歌云: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前两天北京雨雪霏霏,想来是张院士要归位众神圣殿的前奏啊,相信,我完全相信,在另一个时空,他仍然是Z精彩的一个,依旧赤子煌煌,师仪棣棣。

写于2022年3月23日23:38


标签

Z近浏览: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

沈阳总部

ADD: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辉山大街169号

TEL:024-88082666

二维码

ewm1.png ewm2.png 343434.jpg
官方网站官方微信号招聘公众号

分享

  • 本站关键词:鼎点娱乐,鼎点平台,鼎点娱乐平台,鼎点官网,鼎点招商,鼎点注册,鼎点代理,鼎点总代,鼎点开户,鼎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