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的思念

2022-04-07 15:43:21

我的奶奶

(征文获奖作品)

文/总部培训经理  吕娜 


前言:

奶奶是我Z亲近的人,是我Z敬重的人。她文化不高,但总能以理服人。她子孙满堂,每位家人都是她的崇拜者。她时而柔弱,时而刚强,总能用她的一言一行影响整个家族。清明又至,谨以此文表达我对奶奶的怀念。


我这小半生有两位Z爱的女人,一位是妈妈一位是奶奶。妈妈陪伴我14个春夏,聪明地教会我如何爱上学习,奶奶则用她后半生的精力告诉我怎样做人、如何享受生活。妈妈教我快乐,奶奶教我责任;妈妈给我心灵,奶奶给我肩膀。 

14岁的时候妈妈离开我,去到她的极乐世界。奶奶当即决定将我和爸爸接到她的身边,祖孙三代一起生活,目的当然是希望未成年的我,能够在一个相对稳定正常的环境中成长。 

从此,奶奶担当起了两个角色,既是奶奶又是妈妈。因为那时爸爸经常出差,所以我和奶奶相处比较多,奶奶更多的是扮演一个妈妈的角色。她要负责我的饮食起居、出行安全,还要负责心理建设。 

于是奶奶的处世观、生活观、家庭观、哲学观等等都给了我极大的影响,潜移默化地教会我在生活这条艰辛的道路上披荆斩棘。 

奶奶当时每个月退休金200多元,还要竭尽全力地给我补充营养,高中时的我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胖丫头。先不管伤不伤自尊,奶奶逢人便自豪地说:“这孩子不缺营养。” 

直到我已经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孩子,奶奶仍不忘这个习惯,什么好东西都要给我留着。正月十五的元宵、五月初五的粽子、八月十五的月饼、夏天的玉米、冬天的饺子……每次去奶奶家,都要拿一大袋好吃的回来。 

Z有意思的是留学法国的那几年,要一年甚至一年半才能回家一次,所以奶奶给我留的这些东西都会在冰箱里冻上一年半载,直到我回来。在返法的行李箱中总会装满大大小小的口袋:玉米、大酱、花生米、酱牛肉、不老林(一种沈阳特产糖果)……当然每次都少不了海关的检查和处罚…… 

奶奶喜欢和我聊天,总说我像她的小棉袄一样。每次到奶奶家,我都会盘腿坐在奶奶身边,听她细数张三的趣闻轶事、李四的家长里短。 

直到奶奶生命的Z后一刻,她都是身体倍儿棒,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唯一只有耳朵背,听不清别人说话也听不清自己说话,所以说起话来调门是极高的。每每我喊着聊天实在口干舌燥了,奶奶都会一脸嫌弃地说:“说话声音那么小干嘛,又不是什么秘密!” 

亲爱的奶奶,我的声音你听来小,别人听来不小了呀!而且,我们之间还需要有秘密吗,我们聊的什么话题是隔壁听不到的?老小孩,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奶奶爱美。可能也是在服装厂工作的原因,无论年轻还是老年时期,每年都喜欢给自己置办各种季节的衣服。真应了网上的那个段子:女人啊,一到换季的时候就站在衣柜前说没有衣服穿,去年穿什么来着? 

奶奶酷爱旅游。在我们这个城市,奶奶从来都自诩为“公交通”,无论我们想要去到哪里,只要问上奶奶一句,准知道如何乘坐公交能够到达。稍远一点的省内其他地方奶奶也都一一探寻过,哪里有山,哪里有水,哪里有寺庙,哪里有温泉,什么时间看绿叶,什么季节看红花,奶奶闭上眼睛就能够娓娓道来。她有一群老朋友,退休之后几乎每天都在一起,不打麻将,也不吹拉弹唱,而是天天琢磨组团出去玩。 

出了省,再远到祖国的首都、魔都,到处都留下了奶奶的足迹。九六年的时候,奶奶为了尝尝坐飞机的感觉,约上一位老同事去北京玩了一个星期,那大概是我知道的Z早的自由行了。闲来无事翻翻当时的照片,奶奶还真是把行程安排得紧凑,天安门、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天坛、地坛、王府井、世界公园,可能连一个地道的北京人都没有奶奶一个星期逛的全面。 

奶奶一直想去上海看一看,时不时就念叨着:“华东五市,我是Z想去的。”本来已经商量好和她的老朋友们一起参加一个华东五市旅行团,可当时哥哥的婚礼正好和旅行团的档期碰在一起,无奈之下,奶奶只好看着她的伙伴们坐上了远行的飞机,而她就继续年复一年地念叨着“华东五市,我是Z想去的。” 

2013年,也就是奶奶83岁的那一年,我大胆地冒出一个想法,带奶奶去上海。全家上下都很担心,想方设法阻挠我们的行程。奶奶很坚决地说:“再不去可能这辈子真的去不成了。”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和果敢,偷偷买了票带上奶奶出发了。现在想想我一定是隔代遗传了奶奶的大胆基因,才在这件事情上和她如此统一战线。 

奶奶高血压不能坐飞机,于是我们坐火车辗转到北京,住了一晚,再坐火车来到上海。也许是因为奶奶跟着旅行团出行的经验丰富,也许是奶奶有着与生俱来的猎奇心,奶奶出门旅行是很听话的。不像很多中老年人出门旅行舍不得花钱,不愿尝试新鲜事物,甚至不愿尝尝当地美食。奶奶则完全不是这个路数,也正因为此,我很愿意带着奶奶品尝所有的新鲜感。每天带着她换着样地吃,本帮菜、粤菜、东南亚菜、印度菜、韩国菜、烧烤、火锅,样样不落。我们还到星巴克凹造型,到东方明珠脚下摆拍,当然也少不了在外滩拍的“翩翩起舞丝巾照”,如果时间充裕我一定会带奶奶去上海大剧院听一场音乐会的。 

我们还报名了杭州一日游的旅行团。本以为是比较闲散的时间安排,可从早上6:00集合出发,一直到晚上9:30才回到上海,到了我们的宾馆已经是10:00多了。这个时间换做在家奶奶早已进入梦乡,而在这却车马劳顿游走了一整天。当时的我真有些担心奶奶身体吃不消,可回到宾馆,奶奶说了一句:“今天玩的可真挺好,杭州不愧是人间天堂,果真值得一去。”然后倒头便睡了。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也为奶奶的好身体默默点赞。 

后来,我跟奶奶许下承诺:“等你90岁的时候,如果还能健步如飞,我带你去香港。不能坐飞机,咱们一站一站坐火车也要去!”奶奶随即回答:“你敢带,我就敢去。”当时的我不知道奶奶是不是真的这么信心十足,不过两天后我坚信了自己的判断。因为奶奶已经激动地将我们两人的约定广而告之,仿佛一夜之间,所有亲戚们都知道了这个约定,并且都深深地相信我们的香港之旅势在必行。我很高兴奶奶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有信心,也很高兴所有家人都对奶奶的健康状况有信心,同时我更期待着那天的到来。 

可是,奶奶在去年90岁高龄的时候微笑着与世长辞了。我们的香港行没能如约履行,但我并不感到遗憾,因为奶奶一直告诉我,不为过去抱有遗憾、眼望着前方旅行才是生活的意义。

这篇文章本是我送给奶奶88岁的生日礼物,还有很多章节,记录了奶奶的友情观、家庭观、育儿观、经济观,还有长寿秘笈,可还未全部完成,奶奶便安静地走了。我不想把它写成对奶奶的吊唁,而希望每每翻看,就仿佛又可以面对面地和奶奶对话一样,温暖而亲切,熟悉而眷恋。今天只截取了其中的一段,但我想我会静下心来,把更多奶奶的故事记录下来,讲给孩子们听。让他们知道妈妈一直希望能支撑他们成为善良、乐观、向上的人,而这背后更是有一位伟大的女性在一直支撑着妈妈,那就是我亲爱的奶奶。




老院子

文/平原禾丰食品销售经理  徐海航


有一颗杏树,孙子经常爬,砍掉了。

有一口老井,孙子腿脚快,封上了。

有一间厢房,孙子嘴特馋,锁坏了。

有一段门框,孙子长个了,锯开了。

可是这一切,都留下来了。

可这一切,又回不去了。

或许吧,有一天老院子里会长出很多藤蔓。

说不定还能再长一颗杏树出来。

封上的老井,涨满出了水,流向院子旁的河沟。那间厢房长满了苔藓,生灵盎然。

门框上应该会有一排燕子窝。

但那扇木门上记录我身高的刻痕,

应该不会掉吧。

又或许,那个老院子一直都会有人住吧。


我的奶奶

文/辽宁区招聘经理  杜娟


奶奶出生在民国时期的小康家庭,家里经营着油坊、绸缎庄等生意,生活比较富足。奶奶跟着自己的哥哥弟弟去私塾上过学,用那个年代的话讲就是识文断字。因为眼睛里面有玻璃花(我的理解就是玻璃体浑浊),嫁到了农村一穷二白的爷爷家。

奶奶生性乐观,适应能力特别强,很快就适应了土嚯嚯的农村生活,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白天和大家一起干活,晚上给大家说评书、讲历史故事,讲得Z多的是《三国演义》、《隋唐演义》和《七侠五义》,也有一些蕴含哲理的志怪小故事。在那个年代,精神生活特别匮乏,这些故事给辛勤劳作一天的人们提供了短暂的休息和欢乐,同时也传导了Z朴素的为人处世的道理。到现在还记得一个小故事:有一位乞丐,每天祈祷上苍能赐给他一块金子,结果有一天路过一座桥,远远地看到一个东西,看起来像是金子,但仔细看起来又感觉像是一坨牛粪,正犹疑不决的时候,一对夫妇冲了过来,朝着金子飞奔过去,乞丐急忙抢过去说是自己先看到的应该属于自己,那对夫妇虽然不服气但Z终还是将金子让给了乞丐。乞丐高兴地把金子拿到手,想要把金子分成小块以便使用,借了一把斧子去砸金块,结果金屑嘣到眼睛里弄瞎了眼睛。讲到这里奶奶说人要本分要付出努力不要整天做梦想着天上掉馅饼,即使天上哪天真的掉下来馅饼也不会白给你,会让你付出意想不到的代价。当时年纪小,不明白什么意思,随着慢慢长大,在准备高考那段压力Z大Z难的时光,时不时会想起这个故事,提醒自己不要侥幸不要放弃努力。Z后,我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大学,奶奶却早已驾鹤西去。

奶奶乐善好施,在那个家家户户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年代,还想着去接济别人。从左邻右舍到爷爷奶奶家的穷亲戚再到游街窜巷乞讨化缘的各类人,奶奶都尽其所能地去帮助去接济。爷爷偶尔不理解会抱怨,每每这时,奶奶总会说:“人活在世上,谁没有难处呢,能帮就帮,积德行善。”我觉得奶奶这么做未必是有多高的思想觉悟,更多应该是源于天然的朴实和善良。小时候,在奶奶家总能吃到各色点心、各种糖果,总会有很多陌生的叔叔、阿姨去探望奶奶,在奶奶生病期间更是有天南海北的人过来探望她。那时候不明白,现在想想应该是奶奶的乐善好施结下了很多善缘,有很多的人在她老去的时候记挂着她,关怀着她。

奶奶是个坚强、内心特别强大的人。我的印象里奶奶一直是一个个子高高非常瘦削的老人,但其实奶奶年轻时候的外号是“三胖子”,是劳动后可以一次吃掉六碗面条的人。奶奶五十多岁的时候从生产队快速行驶的大马车上摔下来,摔断了腿,一度生命垂危。那个年代缺医少药,幸运的是我的姑妈那时候已经参加工作且恰好在医药站工作,奶奶因此受到了比较好的治疗。即使这样也在床上躺了近一年的时间,老年人骨质酥松,一旦摔伤很难恢复,奶奶特别坚强,安慰爷爷的同时,按照自己的方法去复健,常常疼得满头大汗也不放弃,正是靠着不懈坚持,她的双腿基本恢复了正常,可以慢慢地走路。奶奶Z后是因为肺癌离世的,Z后的日子里打杜冷丁都无法止住钻心的疼痛,但奶奶一声不吭,绝不在子女的面前展露一点脆弱,还会在精神状态好的时候笑着问我们的学习情况,叮嘱我们好好学习,不必担心她。甚至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她也非常淡然,总是安慰我们说:“人都会有一死,起码我这一辈子过得很乐呵,活到这个年纪我很知足了,你们不必为我难过”。

奶奶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多年了,她的模样已经模糊,但她给我讲的故事以及她自己的故事却历久弥新永远留在我心灵的Z深处。想到奶奶不会心酸难过,更多的是温暖和力量。


标签

Z近浏览: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

沈阳总部

ADD: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辉山大街169号

TEL:024-88082666

二维码

ewm1.png ewm2.png 343434.jpg
官方网站官方微信号招聘公众号

分享

  • 本站关键词:轩辕娱乐,轩辕平台,轩辕娱乐平台,轩辕官网,轩辕招商,轩辕注册,轩辕代理,轩辕总代,轩辕开户,轩辕登录